怒马鲜衣小少年

哎呀 我押的跨年cp就这么没希望了哦

最近在看的没有意义的小说  勉勉强强凑合看吧  但就是男主的名字一旦脱离姓出现就出戏😅

一月份时候换新手机正好换新背景  又养了一只蛙儿子  背景是某万舞台照  一束背光刚好追过来照出叉当时不太单薄的身影  蛙儿子每天吃最贵的粮食去最荒凉的草原  那一阵不知道写了多少字 当时有写  你不回来就不换桌面 
今天刷到机场图时根本没想到是今天的  只是在想 yo还有我没看过的图  仔细看才发现是十月六号不是一月九号啊  就看到真实的活的笑眼还是跟语音不一样的 
嗯  真好

我关灯躺平准备刷睡前最后一轮微博时  刷出了小杨直播的链接  想了想叉回放这个德性  又爬起来看了直播  要老命了

【昊奇】无人之境

希望你能做个好梦 我也能早点睡  看久了爆炸头养蚂蚁的飞总  再看这句歌词 竟然也不违和

匆匆:

ooc,6k+,一发完


用了Eason《无人之境》还有《梦的可能》以及丁飞《你》的歌词


别问啦,我爱hhh,如果私戳我聊聊他们我会很开心


之前发过上,看过上的小伙伴往下拉嘛


 


 


0


你说我跟昊子的故事怎么讲啊,太长啦。


——王子奇


1


杨文昊又失眠了,其实也习惯了,好像是从小白被淘汰那一天起,就整夜整夜的睡不着。脑子里跟走马灯似的,舞台上失误的片段、队友挥手离开的背影、SDC battle直播结束后漫天的金色纸屑,一幕幕的,交错、黯淡、循环、重现。耳边是时近时远的汽车鸣笛,一辆一辆的,睁着眼,直到不知不觉间天光乍现。


 


以往,王子奇是治疗失眠的良药。


王子奇睡得极浅,比赛的时候失眠的杨文昊半夜翻个身,甚至叹口气,总能听到黑暗中会出现窸窸窣窣的声音,“昊子又失眠啦。”温柔的语气连带着含笑的眉眼轻飘飘地落到了杨文昊心上,就像旅人踏上归途,踏实的、熟悉的、充满归属感的困倦悄悄袭来。


 


“希望你能做个好梦,我也可以早点睡。”


后来比赛结束了,杨文昊一米八的个子挂着王子奇身上不让他走,嘴里嘟嘟囔囔委屈巴巴地讲说,要是自己又失眠了要怎么办。“你没有手机啊”,王子奇一边嫌弃地把杨文昊八爪鱼般的四肢扒拉下来,一般安抚了摸了摸他的头。


拿到特权的杨文昊养成了坏习惯,不管现在几点、对方睡没睡,一通电话打过去,黏黏腻腻地拖着长长的尾音撒娇抱怨睡不着,听着电话对面的人一边嫌弃,一边笑着答应他明天带他去吃火锅。


 


2


杨文昊的坏习惯不止一个,大多数都是王子奇惯出来的。


杨文昊这人特小孩儿,一米八的大高个子,却总要人宠着哄着,十个女朋友有八个都能被杨文昊气哭。这句话不是杨文昊讲的,是他的专职司机王子奇讲的。


杨文昊早些年没有车,有时候顺路会call一下王子奇,往往杨文昊跟女孩儿上车的时候还浓情蜜意,等到王子奇去接的时候,两个人就吵到不愿坐一起非要一个坐前排一个坐后边了。


“我跟你说,我车上,沾了最起码十个小女生的眼泪,你也别难过啦,早点回去吧。”王子奇温温柔柔地对杨文昊第十一个女朋友,啊不,前女友耐心地劝着。


其实王子奇是不喜欢做这份工作的,那些窘迫的小女生对杨文昊无可奈何,但面对局外人的劝说,或许会恼羞成怒,回一个“关你什么事”的眼神。但这次好像不一样,那女孩好像没有哭,只是借着后视镜直直的看着王子奇,开口问到,


“那你呢,你又是第几个,你会难过吗。”


 


3


要形容王子奇的暗恋的话,是不知所起的,漫长的,不可说的。


最戏剧的是,第一个知道的人,是杨文昊那第十一位前女友。


 


“那你呢,你又是第几个,你会难过吗。”


前女友说完之后没再看王子奇不知所措的表情,自顾自的地点了根烟。


“诶你……”


“抱歉,不能在车上抽烟是吗,我这就下车。”


“不是,想问你还有烟吗,我们聊聊吧。”


 


所以这算什么,对自己的情敌倾诉暗恋的酸涩与委屈?还是一个大男人跟一个刚分手的小女生叨叨,所以大概是,失了智吧。


“我就先问一句,你怎么看出来的。”虽然患得患失,但王子奇还是自信自己所有的暗涌的情绪从未见过光,所以怎么就,毫不费力地被识破了呢。


“你知不知道喜欢这回事啊,捂住嘴巴也会从眼睛里跑出来。”


那如果是这样的话,为什么所有人都能看出来,可你就不知道呢。


 


最开始杨文昊是先跟王子奇一起跳舞的,在the soul。王子奇的舞社破格收了这位大一新生,因为王子奇背后拉着社长大卖安利,说学弟虽然刚入学但是不到一个学期连跳两级,最后王子奇甚至失去耐心直接扔出杀手锏——就这个人了,你要也要不要也得要,不要我就退社了。


过了几天骑着自行车满校园跑的杨文昊终于在去食堂的路上找到了王子奇,前者一脸激动地说自己终于跟王子奇进了同一家舞社,两个人可以光明正大地一起排舞练舞了。激动万分的杨文昊直接把王子奇拉上车后座,说要出去庆祝一下。自行车骑得飞快,呼呼的风吹起杨文昊的衬衫,瘦削的肩胛骨在仿佛扑棱扑棱的蝴蝶马上要飞起来,王子奇躲在杨文昊背后偷笑。


“昊子,你说我们能一直一直这么跳下去吗?”


“风大太啦,你说什么?”


 


4


王子奇又点了一根烟,烟雾中的他仿佛还是那个自行车后座的少年,所有的失意与落寞找到了出口。


“你说他怎么可以,就不跟我跳了呢。”是委屈的语气,压在心底好几年,终于松了口的委屈。


王子奇有很长一段时间都很后悔,在那个决定他们感情走向的暑假,他回了家而不是留在现音,导致跟杨文昊朝夕相处了两个月的人是黄景行而不是自己。


 


两个月后,特意提前了几天返校的王子奇在练舞房看到了杨文昊,一名出色的Popper。


“你知道的,我在意的不是舞种,我也没有狭隘到不能接受他跳Poppin。”王子奇对着女孩解释道,“就是很惊讶,他怎么就……算了。”很久很久之后,王子奇才醒悟,就算没有那个暑假,没有黄景行,杨文昊一样会离开the soul 去跳Poppin,因为他跟在意的是跳自己喜欢的舞,有没有朋友跟他一起跳其实不太重要。


况且自己也是朋友之一,黄景行也是。一个是跳hiohop的朋友,一个是跳Poppin的朋友。


但这是很久之后才醒悟的道理,并且这并不妨碍王子奇依然是杨文昊很好很好的朋友,那时候的王子奇还未察觉到自己暗生的情愫,偶尔出现的怅然若失也因为高强度的练习而被忽略。


但喜欢这件事,早晚会察觉到的。打开喜欢之门的钥匙啊,是件旧衬衫。


 



一件衬衫,水洗牛仔的布料,胸前的口袋上还镶了几颗铆钉,是杨文昊这种小年轻能看入眼的流行款。


那是两个人拮据的大学时光,现音学费贵,挣钱路子广,唱歌的要么去教小孩拿课时费,要不就各个酒吧挨个跑场当驻唱。轮到跳街舞的就比较惨,underground比赛大多数都是那种赢了就只有箱饮料再加一句兄弟牛逼,挣不了什么钱。杨文昊好不容易逮着一个奖金500块的,心里一琢磨这可是半个月的伙食费,也顾不上前几天刚崴的脚,闭上眼就拉着子奇往里冲。


 


王子奇还没回过神就稀里糊涂被推上台,直到转圈圈的瓶口朝向自己,对面的dancer冲自己挑了眉歪嘴一笑,王子奇才回过神来。


接着耳边就是一首充满了性暗示的jazz。


周围都是起哄的声音,王子奇硬着头皮来了几个扭胯又凹了几个s身型,一脸无奈的他没看到对面小哥吞咽的口水,发直的眼神。轮到对面,小哥不像正规出身,倒像长期混迹夜店的老司机,一上来就做了个深蹲,起来后又卡着拍子一步步往王子奇那边挪,王子奇皱着眉头悄悄往后撤,却没有料到这首beat切进高潮,伴奏里有居然有女人的喘息。对方就是这时一个跨步靠近的,对着王子奇做了个隔空顶胯,手抚过自己半咬着牙的嘴唇,又悄然攀上王子奇光滑裸露的小臂缓缓游走。


 


王子奇瞬间就炸了,battle不允许有肢体接触,underground的挑衅见怪不怪,但公开场合这么恶心挑逗的还是头一次见。忘记自己已经在台子边缘的王子奇一个后撤步,半个身子悬了空差一点就要摔下舞台。


杨文昊就是这个时候冲上来的,没人知道他是什么时候已经捏紧了拳头,一米八的个子横在对面dancer对面,提着那人领子拳头就要落下去。


杨文昊的拳头是被王子奇拦下的。


 


“昊子”,王子奇扯着杨文昊的袖子,不带一丝笑地说:“你别动手,让我赢他成吗?”杨文昊硬是压下了涌上来的那份暴戾,扯下了身上的长袖衬衣,不由分说地给王子奇套上,又一颗一颗扣子地帮他扣上,一直扣到喉结旁的最后一颗。“行,我看你赢回来。”


王子奇就这样呆愣愣地站在舞台上,看着杨文昊一颗一颗帮他扣扣子,杨文昊衣服上的烟味就这样缠绕着他,心里的恶心不适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退下去,心跳如鼓。


 


后来比赛怎么比完的也不知道,王子奇把五百块钱给杨文昊的时候杨文昊说什么也不肯要,一直愧疚地说不该带着王子奇瞎battle。两个人就絮絮叨叨地一直到了宿舍门前,“行了”,王子奇手一挥把钱塞杨文昊手里,“钱给你,衣服就不还了。”王子奇扯了扯身上地衬衣,冲着杨文昊挥了挥手。


 


不知是beat的原因,还是衬衫的原因,那晚王子奇做了一个令他面红耳赤的梦,梦醒时分,王子奇呆呆地望着不可言说的被洇湿的睡裤,“王子奇喜欢杨文昊呀”,这就话细若游丝,可偏偏全世界被按了静音键。


 


6


从那以后,王子奇battle的时候再也没穿过短袖。


“你有什么话要我带给昊子的吗?”机场,黄景行看着即将南下发展的王子奇,还是忍不住提了杨文昊。


“帮我把这件衣服还给他啊。”王子奇递给黄景行一件旧衬衫,头也不回地走向登机口。


 


7


你说我跟子奇的故事吗?秘密。


                                            ——杨文昊


8


杨文昊从来没有告诉过王子奇,他第一次见子奇的场景,这是一个秘密。


那个时候杨文昊还不认识王子奇,未见其人先闻其声,杨文昊只是听人说过,三年级有个学长,不抽烟不讲脏话,全身上下干干净净的,连个纹身也没有。跟他排过舞的,跳的好的夸他是天才,跳的一般的更是激动地说子奇学长人特别好,从来不嫌弃我们这种拖油瓶,一遍一遍扣动作,温柔耐心到不可思议。


所以当杨文昊第一次见到王子奇的时候,他是没有办法把眼前的人同大家的描述联系起来的,毕竟眼前的少年是乖张又有一点暴戾的。


 


那是深夜,跟友人分别的杨文昊扣着帽子双手插兜,低着头晃晃悠悠地穿过地下通道。午夜的风从一头灌到另一头,空气中还有淡淡的烟味,远处还能听到地铁哐当哐当的声音,但似乎有另一个声音要更近一点,杨文昊皱着眉头想了一会儿,啊,是喷漆的声音。


是一个涂鸦的街头酷男孩,距离太远看不到涂鸦的内容,只能看到酷男孩的侧影。反戴着帽子,嘴里叼根烟,熟稔地用着喷漆,时不时稍稍后仰眯着眼睛打量一番,脸上也无可避免地沾了些油漆挂了彩。


随着杨文昊的慢慢走近,他对这个街头酷男孩越来越好奇。酷男孩大概会在刚下过雨的潮湿的巷尾跟人打架,应该会脸上顶着伤去便利店买创可贴,还要顺带给流浪猫买罐头,酷男孩有可能已经不上学了为烟钱打零工……可是当杨文昊终于走近到能够看清涂鸦的内容的时候,所有不着边际的奇妙幻想都戛然而止。




巨大一面墙上是侵略性极强的西海岸花体字,是Zaki。


 


几年之后杨文昊在身上纹满了用西海岸花体字写的slogan,甚至连the V Brand又要设计成这种字体,或许自己是从几年前的那个夜晚,一瞬间喜欢上的。


 


9


但是关于子奇的秘密,杨文昊知道的不止一个。


如果说最大的秘密的话,应该是杨文昊知道王子奇的网易云小号。


什么?你说这个秘密无足轻重?那如果杨文昊是因为这个秘密,撞破了一个更大的,关于王子奇似乎喜欢他的秘密,你还会觉得它不重要吗。




如果杨文昊的期末汇报演出没有用一首巨冷门的remix,他应该也不会发现演出第二天出现了一个包含此歌的歌单。杨文昊怀着“是谁跟自己一样这么有品位”的好奇心点开了歌单,惊人地发现里面有他用过的每一首歌,不论是期末考核时没几个人在意的beat,还是在the soul里排练还没来得及表演的beat。


等等,the soul。还没有表演。所以这只能是王子奇建的歌单。沉浸在化身福尔摩昊的喜悦中,杨文昊并没有自曝身份的关注他,而是记住了他的ID,时不时来溜达一圈。


如果此时的杨文昊熟悉2018的粉圈用语的话,这叫什么,叫视女干。


 


发现小号之初,杨文昊只是因为王子奇心细爱整理,结果脑子稍微转了一下就发现这事不对劲,王子奇的账号里只有一个关于beats的歌单,里面全部都是杨文昊跳过的,他为什么不搜集其他人?况且杨文昊是个Popper,有些歌明显就不合适。


仿佛真相就在一纸之隔的门外,福尔摩昊明明轻轻一捅就会看到,但他却犹豫了。


就算是,又能怎么样呢,彼时已经跟三四个女孩子分分合合的杨文昊,觉得爱情只是生活的调剂品,三四个月就换一个的另一半,显然没有十几年甚至一辈子的兄弟更有分量。


 


10


但王子奇好像不这么想。


杨文昊自以为聪明地找到了处理他与王子奇关系的绝妙方法,甚至女朋友依旧是换了又换,顺路的话还让王子奇来接,他也分不清自己是有意还是无意,总想在友情与爱情直接划一道分界线,用擅长的撒娇语气对王子奇说,


“子奇你看,不可以跨过来哦。”




太残忍了。可惜杨文昊想通的时候,王子奇已经南下了。那晚杨文昊愤怒的质问黄景行为什么不告诉自己王子奇要走,结果喝闷酒的小恐龙抬起头,复杂地看了杨文昊一眼。


“昊子,你就放过他吧。”


说完丢下一件旧衬衣,自顾自地走了。


杨文昊是在那时开始怀疑自己自作聪明的两全法是不是,太残忍太自私太混蛋了。但只是怀疑而已,但当他穿过同样的地下通道再次路过那片涂鸦墙的时候,大脑已经因为震惊而停止运转,无数个自己刽子手般的片段铆足了劲要上涌,瞪大了的眼睛里已经有眼泪溢了出来。


墙上已经被涂满了悲伤又绝望的词语,写上又划掉写上又划掉,没有章法不讲究字体,一看知道是涂鸦者为了宣泄而作。最后黑漆漆的墙上只用白色的喷漆留了四个大字。




无人之境。


 


这个世界最坏罪名 叫太易动情 但我喜欢这罪名
惊天动地 只可惜天地亦无情
不敢有风 不敢有声 这爱情无人证
飞天遁地 贪一刻的乐极忘形
好想说谎 不眨眼睛 这爱情无人性


 


11


后来的故事还要讲吗?


                                                 ——终章


12


两个人的生活也不是没有交集,尝试animation被质疑被打击的时候,把自己关在练舞房不出门不见人却躺在地上不想去跳舞的时候,还有胃出血进急救室差一点挺不过去的时候,王子奇总是一个深夜航班就赶了过来,什么也不说,只是安静的陪着。等到杨文昊好的差不多的时候,王子奇再拎着行李回去。


 


后来在南方漂泊的人索性回到北京扎了根,重入舞佳舞。


王子奇领着行李箱回来的那晚,黄景行、林梦还有杨文昊攒了个局,林梦一大老爷们抱着王子奇不撒手,一遍又一遍说子奇回来了,回来了真好。黄景行也在旁边喝着酒夹着花生米,时不时再傻笑几句。只有杨文昊没反应,因为那个王子奇已经困在无人之境了,境内与境外的边界,还是杨文昊亲手画的。


而境内的王子奇似乎已经不再执念于那些求而不得的往事,他尽心尽力的爱着照顾着身边的每一个人。


 


13


差点捉到 于掌心 又怕花光所有都不可脱身


宁愿不信命与运 求尽力爱己爱人


 


14


所以十年之后,换成了杨文昊不甘心,换成了杨文昊求而不得,但他不是王子奇,他没有广阔的无人之境去流放自己的暗恋与悲伤,他只有一颗小小的心,被爱与思念填得满满当当,填得快要溢了出来。


杨文昊活了三十多年,所有的撒娇索爱都是与生俱来、无师自通,心里盛了满满的爱,却不知道要怎么爱别人。所以杨文昊只能笨拙地,学着王子奇照顾自己的方式去爱子奇。


 


但你说一个三岁小孩,连自己都搞不定,能照顾别人?


杨文昊定了十个闹钟发誓要温柔地叫王子奇起床,结果自己没醒,反而是一脸炸毛的王子奇把一会儿响一次的手机丢了出去;


杨文昊怕子奇哥哥深夜失眠,强行跟子奇哥哥视频聊天,结果困得睁不开眼的王子奇一个打盹,手机直接掉下来砸了脸;


哦,还有自己献殷勤强行卖安利的咸汤圆,也被子奇哥哥无情拒绝。


呜呜呜,喜欢一个人好难。


 


王子奇也察觉到了杨文昊的异常,但是在无人之境立地成佛的王子奇,早就刀枪不入了,就当是小孩一时兴起,如果再一次动心的话,应该依旧会输的很难看。


“但你还是开心的,不是吗?”又是那个梦遗之后细若游丝的声音。


“是又怎么样,有结果吗。”王子奇硬着心肠想着,却发现心脏越跳越快。


 


15


18年王子奇生日,或许是街舞圈走了起来,攒的生日局来的人比以往多好多,王子奇看着努力帮自己挡酒的杨文昊,突然鼻子有点酸。小孩为自己做了很多,有的没的,笨拙的,质朴的,真诚又小心翼翼的,自己沉默着不回应的时候,不是没看见小孩委屈巴巴的表情,但还没等心里的愧疚散去,小孩又一脸黏黏腻腻地叫着“zakiya”缠过来,像是失了忆的傻蛾子。


 


“别喝了,自己的胃不知道心疼是不是。还有,我礼物呢。”王子奇一脸无奈地看着喝酒上脸的杨文昊,夺下了他手里的酒杯。


“礼……礼物呀,zaki跟我来。”杨文昊一把拉住王子奇的手,也不管今天聚会的主角中途消失是不是合规矩,晕晕乎乎就往门外走。午夜的风像极了杨文昊第一次见到王子奇那次,王子奇被杨文昊牵着越走越觉得不对,熟悉的路让王子奇内心警铃大作,直到到了地下通道的入口,王子奇的不安已经到了顶点。




“要不我们换条路吧。”王子奇不确定那些涂鸦还在不在,那些深夜里咬着牙宣泄的难过,他不太想被别人知道。


“不行,我们就要从这里走。”行吧行吧,大不了就不承认呗,那么多搞涂鸦的,杨文昊怎么会知道是自己。王子奇认命地被杨文昊拉着往前走,甚至还刻意低下了头不四处张望,杨文昊也一如既往的晕晕乎乎没有任何异常。




直到杨文昊在那面墙前停下。


王子奇内心慌乱地抬起了头,却发现那面被自己涂鸦覆盖的黑漆漆的墙已经不见了。墙被人重新粉刷过,崭新又洁白,正中间是一行英文。




“Viho&Zaki”


 


“对不起啊。”杨文昊突然抱住王子奇,把头埋在他的颈窝,王子奇看不清杨文昊的表情,却能感觉到他的眼泪,一滴一滴的,灼热的,令人难过的。


王子奇很想知道杨文昊什么时候撞破了自己的秘密,或许将来某天,当他得知杨文昊在十几年前刚开学不久就遇到了自己这个涂鸦酷男孩,应该会感叹奇妙的命运。


但当下,他只想把自己的手放在小孩的头上揉一揉,他是这么想也是这么做的。


“别哭啦。”


“那你跟我在一起嘛。”小孩在他脖子旁边蹭了蹭,还委屈地吸了吸鼻子。


“杨文昊你别蹬鼻子上脸嘿。”王子奇无奈地怼了一句,却发现自己的肩膀又湿了。“啊呀,行了行了,在一起在一起,你别哭了呀。”




等等,自己刚刚说了什么,没超过两分钟能撤回吗?王子奇看着直起腰来一脸小人得志的杨文昊,突然很想叹口气再掐死自己。


“唔……”那口气还没有叹出来,就被杨文昊封住了。




远处依旧是地铁驶过的声音。 




16


空空的一生 成就 富足 爱人 能现在遇上试问谁愿等




end







我  还有可能 在秋天穿一件 fizzing 吗  竟然分不清穿上fizzing和减肥成功哪一个更可靠  要败给完美主义处女座zaki小朋友了

爬去网易看了一下  花栗鼠和艾热在各大榜单上飘着  不止一个  是各大榜单!  但因为不够流行度被淘汰了……   虽然淘汰这个事情无所谓  但理由不充分 

有嘻哈六进四有感

以前有过一个相亲对象,微信名字回忆中等你,聊天的时候真诚跟我推荐抖音上的歌还蛮好听的我特意建了个抖音歌单,你要不要听听。我对不熟的人向来客套又冷漠,不会发动diss技能,最后只是抖了抖脸上的肥肉,内心告诉自己你因为相亲对象刷抖音而给对方下终结令回去会被长辈抡死的,表面上只是冷漠无情很不捧场的说,对不起我没有抖音。不过最后这次相亲还是不了了之,可能对方觉得不刷抖音的女孩子太无趣,而我找了个更精彩绝伦的理由回家,叉连xxx考试都没过,不要。
刚刚在微博上吐槽现用两大音乐平台,完美的没代表我的观点。其实还有后半句没有说,就是完美说明了我是小部分用户,在统计学里,排不上重要程度,直方图在最边缘的那种。最近常常有这种感受,经常看的时尚博主受众群体大概是经济实力至少有我十倍的那群人,经常看的八卦博主受众群体是比我要闲十倍的那群人,昨天的有嘻哈四大平台代表人反复在说我们平台有更多的年轻人,凹,我也不属于这个群体了。一个暑假热播的电视剧一点儿都没看过,但凭微博热度成功买了个安利。所以这些人这些平台app做内容优化时,永远不会考虑我这种人的想法,对我而言就是不好看的越来越多,能用的app越来越少,恶性循环,一路失望下去。
昨天六进四比赛最搞笑的就是gem真诚而愤怒的吐槽,最respect的是hotdog最后的找补,感觉狗哥差点就直接说你们不要听他们这些人p话,好好做自己想做的音乐就行了。kris说的也很有道理,不好意思,我们认为的就行不是一个东西。一个是一味迎合大众,一个是想要做自己的东西引领潮流。其实这四个评审更像是一场赤裸裸的现实教学,不好意思凹,市场不喜欢你们这样的,不好意思凹,现在已经不能做自己了,你得先有名才有权利做自己。呵。
最近歌单里常常有的声音是鱼头,闪火和孙旭,一直循环播放,有听觉又有内容。新说唱最后冠军内心想押ice,理智告诉我该押那吾,那就拭目以待。
花栗鼠王闪火是今年腮帮子最大最cute男生,没有之一。
Q:有没有一瞬间很无奈,被噎住那种感觉
A:有,给貌美如花天天吐槽我穿的太土太随意的室友讲笑话要先科普希拉里是谁时。

本来真情实感担心考试结束可能买不到我的size  但现在离考试还有一周  fizzing除了一张海报毫无动静  zaki啊 答应我  下下周我们就上新好不好

川渝地区人民皮肤真的是好啊  从我偶到viho再到王闪火再到我的相亲对象  又白又嫩毛孔为零  不是我一天一张面膜能赶上的  新说唱花絮王闪火和pact素颜坐在一起  一个像是看了美颜磨皮一个像是开了苹果前置镜头  这是地区优势吧
另  pact这样从小很苦很苦过来  没有走弯路还找到了自己热爱的事业并且做到顶尖的人真好啊  会让人觉得这个牛鬼蛇神的社会再荒谬还是会有人心怀柔软一直前行   而且不卖惨  到现在都很开朗